<ol id="f55jj"><address id="f55jj"></address></ol>

    <sub id="f55jj"></sub>
    <track id="f55jj"></track>
    <form id="f55jj"></form>
      <video id="f55jj"></video>
    <video id="f55jj"></video><span id="f55jj"></span>

      <nobr id="f55jj"></nobr>

          <sub id="f55jj"></sub>

          <var id="f55jj"><font id="f55jj"></font></var>

            <em id="f55jj"></em>
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設置首頁  |  加入收藏  |  網站地圖
            神秘湘西在線商城
            首頁 公司概述 新聞中心 產品中心 企業科技 科普園地 投資加盟 顧客留言 聯系我們 天貓店 會員登陸
              公司概述
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+ 公司簡介
              + 企業文化
              + 專家團隊
              + 廠房廠貌
              + 榮譽證書
              + 神秘湘西原香醋文化陳列館
              + 產品檢驗報告
              + 成果專利
              + 三帶理論
              + 湘西貢醋的來歷
              + 本草綱目
              + 原香醋賦
              + 成長中的邊城醋業
            辛女公主與湘西醋緣定今生 當前位置:首頁 >> 關于邊城醋業 >> 企業文化 >> 正文  
             

            辛女公主與湘西醋緣定今生

            湘西特產邊城醋業湖南邊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符云亮《湖南當代商報》主編 2014-2-21 15:24:10


            辛女公主與湘西醋緣定今生
            (解讀“神秘湘西醋”之六)

            我不是朝圣者,可總有一種聲音指引我走近盤瓠和辛女,縱貫千萬年,傾聽那一曲千古不朽的愛情絕唱。
            辛女揖別父皇,告別皇宮。曲曲折折一萬里——浩浩蕩蕩一萬里——蜿蜿蜒蜒一萬里——澎澎湃湃一萬里——從毫都來到一個叫張排的地方。河光粼粼,河風習習,好不愜意。母后常儀看到辛女玩得很開心,而且也時近晌午,就叫御廚做了很豐盛的酒席擺好,叫辛女來吃??墒?,辛女面對滿桌的山珍海味連筷子也沒拿,只抿了一小口窖藏百年的御酒,就說:“我不餓,不想吃,母親慢用吧,我去船頭吹吹風。”于是,辛女離開船艙,走上船頭,斜靠著紅色的欄桿,欣賞著峒河的美景。
            常儀看著船頭上愛女消瘦的身影,嘆了口氣,也放下筷子。然后緩緩走到辛女身邊,疼愛地撫摸了一下辛女的頭發,什么也沒說,靜靜地站在辛女的身旁陪著她觀看風景。她做夢也沒想到乖巧玲瓏而又聰慧孝順的女兒怎會換上如此怪病,對任何食物都無欲望。御醫久醫不見好,故她才常帶辛女出宮游玩山水,以期在享受大自然中得到心靈的釋放和回歸,從而減輕病癥。
            船在峒河與萬溶江交匯處靠岸。岸上垂柳搖曳,芳草如茵。紅色的、黃色的、白色的、紫色的、藍色的、知名的和不知名的鮮花競相開放??粗@目不暇接的如畫美景,辛女也露出了少女特有的、天真、驚訝和興奮的笑容,仿佛她發現了一個人間仙境。
            岸上不遠處是一片幽靜的森林,林中時不時傳來鳥兒的啼叫聲。忽然,林風乍起,一陣說不出來的夾雜著米飯香氣的清香隨風飄來。辛女深深地猛吸兩口,不禁欣然說道:“好香??!”常儀也從來沒有聞到過這么勾人食欲的香氣,正要叫好,聽見愛女贊嘆,非常驚訝,這可是近三年來第一次聽到愛女對食物的香味發出贊賞。常儀側過頭來一看,辛女的嘴巴有微微吞咽的動作。常儀感覺到愛女有了食欲了,遂喜出望外,帶著兩名太監跟著辛女聞香尋去。走進森林只十幾丈遠,他們就看到一塊半畝見方的草坪。
            草坪中間靠后是三間茅舍,中間的大門敞開著。茅舍前左邊的竹架上曬著兩張漁網,右邊三張蘆席上曬著一些魚。從茅舍大門出來就有一條卵石鋪就的小道,通向茅舍正前方的峒河,河邊有一葉扁舟,系在一株柳樹上。除了通向峒河的這一面,草坪邊上都是郁郁蔥蔥的松林,如一帶天然的籬笆把這草坪和茅舍護衛著。
            香氣正是從這茅舍里飄出來的。
            辛女疾步向茅舍走去,把常儀等人甩在后面。當她來到茅舍大門口時,首先映入她眼簾的就是掛在壁上的兩把刀。這刀很特別,形狀有點像菜刀,但是比菜刀大了好幾倍,刀身有兩尺來長,一尺來寬,刀背有一兩寸厚。刀刃雖然不是寒光閃閃,但卻是發著金光,熠熠生輝,看著就知道鋒利無比,叫人膽寒。這刀似鐵非鐵,似銅非銅,顯得非常沉重,不是一般人能拿得動的。此刀叫盤瓠雙刀。二十年代,賀龍曾用它劈鹽局,從此走上革命的道路。辛女看到這兩把刀,覺得似曾相識一樣,有一種莫名的親切感。她怔怔地望著這兩把刀出神,忘了來這里的目的。
            常儀等人趕到,看到這兩把威武的刀,不禁一震,心里頓生恐懼感。她定了定神,再次環顧四周,發現這里分明是百姓之家,絕非歹人所居之地,于是大著膽子向屋里問道:“有人嗎?”
            “有。是誰???”
            這一聲回答仿佛就像晴天的一個炸雷,震得她們耳朵都有些隱隱作痛。
            回答聲剛落,只見一個彪形大漢從左廂房走了出來。
            此人二十多歲,身高八尺,穿著粗麻無袖短掛。兩道濃濃的劍眉,一對銅鈴般大的眼睛炯炯有神。高鼻梁,厚嘴唇,一臉濃黑的胡須?;⒈忱茄?,顯得魁梧矯健。兩只裸露在外的膀子,肌肉隆起,像有使不完的勁。
            辛女翹首望著面前這位像無敵金剛一樣威武的人,又是一怔,隨后眼睛里閃爍著異樣的光芒。常儀也被這人驚呆了,沒有注意到辛女眼睛里異樣的變化。
            常儀帶著辛女出宮游玩,為避免意外,都是微服出行,所帶太監、侍衛也都是仆人裝束。她說:“我們路過此地,餓極了,想跟你買點飯吃。”
            還沒等那大漢回答,常儀接著說:“啊,好香??!是什么好吃的?能不能給我們些吃?”
            “這……不行,這是特意為娘做的。”那大漢說道。
            突然,從右廂房傳來一陣急促的咳嗽聲,接著就是一陣喘息,然后就聽見一個蒼老的聲音說道:“瓠兒,是誰來了?”
            “娘,是過路的客人上門來找吃的。”那大漢回答道。
            “哦。出門在外不容易。瓠兒,你就把壇里的醋分給他們一點。”
            “娘,這可是我特意為娘釀的啊。”
            “娘少吃幾口不礙事,你先給客人分些吧。再說還可以釀嘛。”
             “這……好吧,瓠兒聽娘的。”
            常儀從這母子對話中,她已猜出三分,眼前這大漢應該是赫赫有名的兵神——盤瓠,而躺在里屋病床上的應該是她的師祖母。她曾隨夫見過蚩母,不過那時盤瓠才一歲多。后聽盤瓠長大后特善于制作兵器,被尊為兵神。盤瓠常使用兩把菜刀,削鐵如泥,勇冠三軍,就是他帶著九黎聯軍突破太阿公、阿公和夫君的十面埋伏,并重組三苗國。自三年前,盤瓠解散了三苗國后,他就在江湖上銷聲匿跡,像從人間蒸發了似的。
            常儀、辛女從盤瓠手中接過杯子,見杯里是紅棕色的液體,郁香撲鼻。辛女抿一小口,醇香中略帶著酸,回味綿長。辛女欣喜若狂地贊嘆:“好好吃??!”此時的辛女根本沒有了少女的矜莊,完全像幼稚的孩童得到了盼望已久的美食一樣狼吞虎咽起來。常儀看到女兒這種天真幼稚可愛的情形,露出了非常驚訝而又高興的神色,于是自己嘗了一口,不禁也失去了她那高貴端莊的形象,失態地拍案叫絕。
            此時,辛女胃口大開,早就按捺不住食欲的沖動,就自己動手盛了碗飯,毫不客氣地吃起來。就這樣,辛女一口氣吃了三大碗。完后她一邊撫摸著胃部,一邊看著見底兒的鍋說:“太好吃了!我還沒吃飽。”
            盤瓠對辛女說:“小姑娘,很不好意思,沒有了。喜歡吃,那就請你歇一會兒,我再去給你做。”
            常儀見盤瓠走進廚房,她掀簾走進里屋。果然猜得不錯,常儀驚恐不安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幾步。
            “常儀,我這個快入土的老婆子真的那么可怕嗎?”蚩母祥和地問道。
            “師祖母,不是,我……”常儀渾身發抖,一時不知所措。
            盤瓠聞聲一個箭步來到客堂取出盤瓠雙刀,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出現在蚩母床邊。兩個公公嚇得屁滾尿流癱軟在地上,常儀知難逃一死,倒很鎮靜,閉上眼睛等挨刀子。
            蚩母訓道:“瓠兒,你嚇到了客人,快把刀收起來。”
            辛女不知發生了什么,跑進來只見盤瓠雙手持刀,黑著臉,樣子怪兇的。辛女天真爛漫地說:“大哥,不就是吃了你三碗飯嗎,用得著發這么大的火?等下我多給你一些銀兩就是了。”
            “三公主,他——他——他是盤瓠。”驚魂未定的公公語無倫次地說。
            辛女聞后,似乎一點不怕,睜大眼睛仔細把盤瓠瞄了一遍,反弄得盤瓠不好意思。辛女問道:“你真是盤瓠?蓋世大英雄兵神——盤瓠?”
            盤瓠道:“如假包換!”
            辛女樂得手舞足蹈,說:“太好了!太好了!”大家都被弄傻了,可讓人傻眼的還在后頭。辛女突然收住笑容,一本正經雙腿跪拜道:“師傅在上,請受徒兒三拜。”
            辛女這一拜,弄得盤瓠不知所措,“我啥時收過你為徒弟,我怎不知?”
            “告訴你,你非得收我為徒不可,否則我賴著不走了。”辛女公主霸道勁又上來了。
            蚩母見了情不自禁哈哈大笑起來,“皇后,這么一個討人喜歡的可愛精,你怎忍心把她摳成一把骨頭。”
            常儀道:“太師母,您有所不知。這孩子自十四歲后如中邪似的,山珍海味就是觸動不了她的味覺。每天吃東西如貓食一樣,一點點,我和帝嚳都愁死了。”
            盤瓠插言道:“三大碗都不夠,還說一點點,騙誰呢。我看像是剛從牢房放出來的,就沒有吃飽過一頓。”
            蚩母道:“瓠兒,你怎說話的?還不快給三公主做飯去。”
            辛女嬌羞地調皮道:“師傅,你怎么還像木樁子一樣戳在這里?太師祖母叫你去做飯,我還沒吃飽。”
            盤瓠極不情愿地去做飯,心里嘀咕著,“吃,吃,上輩子準是個餓死鬼。”
            常儀道:“太師母,說來也怪了,這三年來我帶孩子慕拜大江南北美食家,可孩子就是不張嘴,今天卻胃口大開。”
            辛女撒嬌地撅起櫻桃小嘴道:“有緣唄,太師祖母可不要趕我。”
            蚩母拉著辛女的手道:“好,三公主愿多住,太師母求之不得。”
            “一言為定,咱拉鉤。”說罷,蚩母與辛女首先是小拇指相勾,繼而大拇指上翻相挨異口同聲道:“拉鉤上吊,一百年不變。”
            坐在一旁的常儀忍俊不禁道:“太師母,多怪我平日太嬌慣了,老大沒有正形。”
            蚩母道:“皇后,老身高興,你不知三公主多招人喜歡。”
            “太師母都說我招人喜歡,母后你以后不準老說我沒有正形。”說罷,辛女轉對公公說:“旺公公,你現打道回宮告訴皇爹爹,說本公主在張排寨小住幾月。才公公,你立即去船上把符御醫叫來替太師母看看病。”
            “遵命。”二位公公行禮領令而去。
            白駒過隙,一晃辛女與盤瓠同鍋造食有個把月了。辛女不僅叫御醫替蚩母看病,還和母后對蚩母精心照顧,儼然是祖孫三代。辛女圍著盤瓠哥長哥短的叫,可甜蜜。人非草木孰能無情,盤瓠徹底對這對母女消除敵意。
            “瓠哥,你把釀醋秘方告訴我,我要讓全天下人都品上這無上妙品。”
            盤瓠贊賞道:“公主就是公主,心總裝天下人。告訴你無妨,可公主愿望恐難以實現。我在洞庭湖亦用此法,卻無法釀出這種風味醋。因此,我才每年五、六月份帶著母親從洞庭湖來到這里釀醋。”
            辛女嘆道:“好東西總是獨一無二,不可復制。”
            盤瓠道:“三公主大不必失落。雖然此醋不可在它處釀成,但你可帶它一船回去。”
            辛女撅起櫻桃小嘴生氣道:“跟你說過多少次是辛妹,再叫三公主我真的生氣了。”
            “好,好,我記住了,保證下不為例。”盤瓠說。
            辛女對盤瓠扮過鬼臉得意道:“這還差不多!”
            桂花落,大雁歸,又到一年一度離傷別愁的日子。望著辛女一行遠去的船兒背影,盤瓠的心突然像被抽空似的。蚩母對黯然失落的盤瓠說:“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,聚散皆緣。”
            盤瓠道:“娘,你不用安慰我,我只是一時有點不適應,日子長了我就會慢慢淡忘。”
            蚩母長嘆一口氣走進屋里,心想:“只怕此情綿綿無絕期,一重更比一重長。”充滿歡喜熱鬧的小屋又恢復了昔日的寧靜,孤孤單單置立于天地間。
            雪花接踵而至,紛紛揚揚下個沒完沒了。蚩母終究沒熬過這個寒冬,走了,永遠地離開了盤瓠。經過反復較量,暖陽終于制服寒冬。屋檐下的燕子已歸來,可盤瓠思念的人兒依然沒有消息。望著進進出出歡快的燕子,盤瓠對辛女不盡的思念,如一只小船在心中憂傷地劃動。他不知道,遠方的伊人亦在思念著他呢。
            知女莫如娘,常儀見辛女自回宮以來干事總走神,“辛兒,又在想他?!”
            辛女知自己又走神了,狡辯道:“沒有,剛有點犯困。”
            常儀道:“你啊就鴨死嘴還硬。如你想見他,你得自己跟你父皇說。”
             “噢!”說著,辛女端著一碗黑米飯離去。
            “父皇,嘗嘗我做的黑米飯。”辛女獻殷勤地說。
            帝嚳見黑乎乎的飯團沒胃口,說:“這就是你用烏樹葉調配的米飯?烏七八黑,朕咽不下去。”
            “父皇,這個不僅好吃,還能祛風敗毒,延年益壽。”說著,辛女用筷子給帝嚳喂了一口。
            果然清香可口,帝嚳接過碗大吃一口,微笑說:“想不到辛兒還真成了美食家。”
            辛女趁機賣個關子道:“父皇,你可知是誰教辛兒做這道可口的美食?”
            帝嚳一怔,問道:“誰?”
            辛女膽怯地瞟一眼帝嚳,探試道:“太師母。”
            帝嚳急問:“她老人家可好?”
            辛女答:“不好,太師母年老多病,隱居在洞庭湖畔。”
            帝嚳沉默少許道:“怎不早說?朕這輩子最對不起的人就是她老人家,但為天下蒼生,朕又只能拋小義成大義。朕親自去把她老人家接來頤養天年,減輕朕當年犯下的罪孽。”
            聽帝嚳這么說,辛女剛才還懸著的心平靜下來,趁熱打鐵地說:“那敢情好!咱們明早就出發。”
            “要得。”說罷,帝嚳立即作離宮安排。
            司橫羿聽帝嚳此次出宮不帶兵,而是便衣前往,反對道:“洞庭湖一帶地處偏僻,時有強人出沒?;噬夏耸蔷盼逯?,萬萬不可以身試險。”
            帝嚳道:“司愛卿過慮了,如今朗朗乾坤,何來強人出沒,無非有那么幾個毛賊而已,沒有事的。況且此次是朕的家事,怎能興師動眾呢?!”
            司橫羿道:“皇上乃國之根本,皇上的事就是天下的事,請皇上三思。”
            帝嚳道:“大軍前去,朕恐見不到太師母。”
            司橫羿道:“那皇上至少帶上虎賁衛隊,以防事發突然。”
            帝嚳道:“好,準奏!”
            翌日,帝嚳率領常儀、辛女以及虎賁衛隊乘船,徑向云夢大澤(今洞庭湖)搖去,到了長沙后,舍舟登陸,乘車沿著湘水向南前進,早有當地錄侯、云陽侯等諸侯前來迎接。他們正在談話之際,忽報房國的房王率吳將軍等十萬之眾直殺過來,已殺到行宮門外。
            自己所帶的虎賁衛士加上各諸侯的人馬,不過幾千,料難抵御蠻兵。帝嚳不覺仰天長嘆:“朕不聽司橫羿之言,以至于此,真是咎由自取了。”
            殺聲震天動,眾人嚇得魂不附體。
            常儀倒意外地鎮靜自若地說:“皇上勿需過慮,重賞之下,必有勇夫。”
            各諸侯附合道:“皇后所言極是。”
            帝嚳立即道:“汝等臣民衛士,明日奮力作戰,如有能得房氏之頭者,朕賞黃金千鎰,封地萬戶,賞并肩一字王,與朕共理天下事;如有能得吳將軍之頭者,賞黃金千斤,又賜以宮女三名;如有殺蠻兵一人者,賜黃金一斤,一俟事平,即行賞,決不食言。”
            帝嚳語落,辛女給隨同的旺公公遞個眼色。旺公公立馬明白了,匆匆離去。接著辛女走上前說:“父皇應再加一條,殺死房氏者,本公主以身相許。”
            憂急如熱鍋上的螞蟻的帝嚳立即照準。
            且說房王,他名叫房山,身長八尺,虬須大髯,膂力過人。他從西戎跑到荊州,收服當地頭領吳將軍,做了君主。他和吳將軍探到帝嚳只身來洞庭湖,保護士兵不過三千,于是他們準備先截殺帝嚳,然后再逐鹿中原。
            人算不如天算,房山做夢沒想到盤瓠會當中插上一腳。荊州蠻兵多半曾跟隨過盤瓠,房山和吳將軍的指揮一下子失靈了。擒賊先擒王,盤瓠幾經交手終于砍下房王和吳將軍的頭,徹底擊退蠻兵。
            對于這場勝利,帝嚳怎么也高興不起來。他原想盤瓠再勇猛,這仗沒有一年半載是打不完的。他已經八百里加急叫人去給白龍大將軍送信,只要白龍大將軍一到,自然能打敗吳將軍??扇怂悴蝗缣焖?,這勝利也來得太快了。他真的不甘心把愛女嫁給盤瓠,更不甘心把愛女嫁給一個蠻頭為妻。
            帝嚳道:“盤瓠上前聽封,朕賞你黃金千鎰,封為護國公。”
            自解散三苗國那天起, 盤瓠就徹底放棄權貴。“皇上,我平亂不是為了討封賞,而是為天下蒼生不再飽受戰亂之苦。”
            辛女搶言道:“瓠哥,你額頭有個小蟲。”說罷,辛女用手在盤瓠背后使勁掐了一下。
            盤瓠意會立馬改口道:“皇上,除了三公主,我什么封賞都不要。”
            帝嚳支支吾吾道:“這個嘛……”
            辛女知道父皇想反悔,走上前說:“父皇,君無戲言。你要平治天下,使天下服從你,就絕不可違背許下的諾言,一定要恪守信用。”
            帝嚳覺得辛女言之有理,何況盤瓠勇冠三軍。雖然他解散了三苗國,但只要他振臂一呼,他的部落又會重新聚攏一起?;蛟S聯姻是最佳的辦法。于是,帝嚳說:“既然皇兒自己也樂意,朕就準予了。”果然,之后武陵蠻與朝廷相安而居數百年。因此,辛女與盤瓠這一古老的聯姻開了民族團結之先河。
            盤瓠看得出,帝嚳是迫于眼前的形勢才極不情愿地把辛女嫁給自己,惟恐他秋后算賬,于是辭去封官,攜著辛女出了宮殿,向南方沅水流域而去。
            帝嚳見辛女和盤瓠去意已決,便把荊以南之地皆封給辛女,其后滋蔓,號曰蠻夷,田作賈販稅皆免。最后,盤瓠和辛女選擇在沅水河畔上的瀘溪定居過日,養兒育女,逐漸繁衍成今苗、瑤、黎、侗、土、畬六個少數民族。他們子女以武陵山脈為中心逐漸向四周散開,包括今湘西州、張家界市、懷化市、重慶市的酉陽、秀山、彭水、石柱四縣,湖北的來鳳、恩施、鶴峰等縣,以及貴州的玉屏、松桃、印江、沿河等縣。古稱“五溪” 蠻地,后改叫“湘西”。為了方便區分今日的湘西州,現代人把“老湘西”更名“大湘西”,或叫“武陵山區”。
            天亮就去瀘溪辛女祠,去祭奠這位創造人類愛情大業的辛女。不帶香紙,就帶幾瓶“神秘湘西” 牌醋。我想辛女見了一定會高興,這不僅是她的愛情見證,更是她的后人與時俱進的創新,將湘西的醋提升到至尊王位的寶座上。“沒有創新精神的民族,是沒有希望的民族。”盤瓠、辛女,就讓我俯下身,以子孫的虔誠叩拜你們。一個最圣潔的詞,我不說,讓它長久回蕩在胸膛里。

            責任編輯: lf
            網站首頁 | 關于我們 | 在線留言 | 聯系我們 | 網站地圖
            湘西特產-湖南特產-神秘湘西-米醋-湖南美食-有機醋-原香醋-香醋-神秘湘西-湖南特產-湘西特產-神秘湘西

            版權所有:湖南邊城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湘ICP備07011328號-1
            電話:0743-2810818 傳真:0743-2810818 神秘湘西天貓旗艦店:http://shenmixiangxi.tmall.com
            亚洲av久播在线播放_五月天婷婷激情无码专区_亚洲欧美国产制服图片区_青草99在线视频免费观看